柳川河

【云信】盲狙全国1卷

盲狙全国1卷。
其实就是看到了17年【2035-2018】前的信这个梗,外加我想看他们拜堂。

云信,云信,云信。

“前辈,生日快乐。”赵云这种说,笑着看着韩信的眼睛。韩信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回过神来:今天是自己生日啊。常在外征战四方,又怎么会留心这种事,赵云竟然还记得。

赵云拿出一个小木盒子塞进韩信手里。“这是送给前辈的。”韩信接过来端详了片刻。“又不是女人过生日,你要是有心,便陪本将喝上几杯。”赵云应声。

酒逢知己千杯少,两人便借着一壶酒,畅聊到夜半。

韩信和赵云大抵是都有些醉了。赵云含糊不清的说:“明天,在下就要走了。”韩信看着眼前赵云的身影晃来晃去,分成两个,又合成一个,虚虚实实。韩信也不管,或许是酒兴在作祟——他一把拉过来赵云的衣襟,直直盯着赵云的双眼。

欲言。

又止。

赵云知道韩信要说什么。但他怕。他怕自己不能答应。怕他们在这里走上岔路口,就此别过。

好在韩信没有说,可能他真的醉了。竟鬼使神差的用唇覆上了赵云的唇。赵云脑海中雷声大作,然后剩下一片空白。

索性,将错就错,一夜春宵。

第二天,韩信醒来时,腰间酸痛,腿上还有些淤青,敛了敛里衣遮住身上还爱的痕迹,转头只看见赵云掀开帐帘走进来。甲胄泛着寒光勾出赵云挺直的脊背,手中一柄长枪上的盘龙似乎也已经蓄势待发。

“要走了?”

“嗯。”

韩信披上大氅和赵云一路走出去。直到赵云翻身跃上黑马,两人还保持着默契的沉默。

韩信不知道怎么道别,我等你?别开玩笑了,他现在过的也是刀口上舔血的日子,韩信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阎王就来索命了。而且两人皆是位至将军之位的人,儿女情长更显得可笑至极。

可就在韩信看着赵云渐渐远去的背景的时候,眼眶有些干涩。他还是在心底里默念了一句:

我等你。

韩信回去后,打开了赵云给他的木盒子,里面是赵云常带的橙黄色晶坠。除此之外,别无他物。韩信就把盒子收了起来,将坠揣在怀里。

韩信想不到那坠有一天竟救了他一命。

那日,正是酣战之时。不知哪里飞来一支暗箭,等韩信发觉时,他已经坠下马了。众士兵们慌了,皆围过来。“将军你没事吧?!”韩信也奇怪,到现在不是迟疑之时,一旦他出了什么事必定军心不稳。韩信甚至来不及说一句,没事。便又站起来,马已受惊,不知跑到哪里去了。韩信一咬牙,将旗扛在肩上,顿时士气大增,韩信便率众将士一路破城。

是夜。韩信褪下银甲,那一箭可算又准又狠,已经击透了甲胄直逼心脏来的。韩信摸着自己心脏的位置,确实有东西很硌手,他将拿东西摸出来,竟是赵云送他的晶坠。它中间被炸出一道不浅的裂痕,击透了一半有余。

韩信将坠握在手机,又想起之前那句窝在心里头的“我等你。”不由得笑出了声。

过了十六年,两人依旧没什么消息,甚至连对方是否活着,都不清楚。圣上念在韩信戍边有功,便将韩信召了回来。韩信一回京城,便去打探赵云的消息了。大多数都无果而终,顶多只在说书人嘴里听到那几折子剧:什么《七进七出》之类的。

当然,也有姑娘慕名前来提亲,媒人来来去去快要踏破了韩信府上的门槛,叫韩信十分头疼。韩信一一婉拒了各种提亲。过了几日便对外宣称:终身不娶妻。这才叫那些大家闺秀们消停下去。可过了几日,说书人那儿又流出些个风流故事:韩信与一貌美情人私定终身,那女子却死于战乱,韩信这才终身不娶妻。

韩信哭笑不得,却也懒得理会,只管叫他们瞎说去。

来年,已经是十七年了。韩信收拾府邸的时候无意间发现了那个陈旧的木盒子。十七年的岁月早就侵蚀了它,纵使韩信再小心,也免不了盒子散架的结果。韩信叹气,弯腰将盒子的碎片捡起来。

这是什么?

韩信愣了一下,盒子有夹层:里面是一张叠的整齐的信纸,纸的边角已经泛黄了,韩信将信打开。

前辈:

        展信安。

        在下也不清楚,你何时能看到这封信。昨日接到急报,命在下速去北方平定叛乱。北方其实早有反叛之态,却不及时压制,而今已成燎原之势。在下深知,此去一别,不知何时才能与前辈再见,更甚有性命之忧。

        遂书此信以表心意:在下心悦将军已久。巧遇将军生辰,赠坠一枚为信物。

        请君勿念。

韩信湿了眼眶,他用手背抹去脸上一片濡湿,紧紧握住带在胸前的坠。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在房后的桃花树底下,哭的很大声。眼泪一点一点落在信纸上,而这眼泪,已经迟来了十七个春秋。

四月,桃花谢了。赵云回来了。韩信不知道十七年过去了,现在来不来得及。

韩信府邸中。

“你记得么?十七年前咱们喝酒那事。”

“记得。”

韩信又一把拉过来赵云衣襟,他不再迟疑。“本将心悦你,已久。”

赵云愣了一下,弯了弯眼角。“在下亦然。”

这次是赵云主动吻上去的。

“重言,要不我们今天就在这,拜堂吧。”

韩信借着酒劲,清了清嗓子,高喊:“一拜天地——”

两人并肩跪拜天地——谢天谢地,十七年后又将他完整的还给我。

“二拜高堂——”

两人再向天地跪拜——以天为鉴,以地为证,从此便是结发夫妻。

“夫妻对拜——”

两人相对弓腰——额头相抵,心意相通,后半生请多指教。

“重言,是不是少了点什么?”

“什么?”

赵云把韩信一把抱起,走向房中。

“送入洞房——”

夜深了,韩府的烛也熄了。




有空大概会补一下中间一夜春宵的具体情况bushi。

武华】一辆车。

因为欠了某武当的钱被逼写车。【被地主压迫的穷苦农民】

走肾不走心。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48066654882702

【双枪】未来进行时 2

我觉得我现在有点解释不清,驾驭不住这个世界观←醒醒。




正文这里↓

就这样几天相处下来,韩信发现赵云这人也不错。就是话太少,惜字如金。这也让韩信逮到了空子,平日里敌不过赵云,便不与赵云硬碰硬,转而与他吵架。

他就喜欢看赵云气的脸都红起来,却说不出来一句话的样子。

韩信暗爽。

当然每天的训练还是要继续的。大多都是赵云赢,韩信气归气,但也不得不承认,正面格斗他确实不及赵云。

————————

不几天,研究所就发布了一条通知:

各项测试分数优秀的人,可以提前被进行改造。

这无疑是一剂强心剂。

改造,意味着重生。它通过改造人的基因从而使人获得力量,各方面素质都是普通人的成百上千倍。当然,成为改造人也是要付出代价的:“战神”吕布,曾经一度接近发狂的地步,而孙尚香也因此失去了记忆……

但人们对力量的追求从未停止。

就在不久前,x研究所对外宣称已经研发出没有反噬运用的改造方式。

这毫无疑问引起了整个星际的轰动。

而这批新兵,正面对着一个风险巨大的机会。

所有人都像打了鸡血一样,也包括韩信。

韩信每天都把自己泡在训练室里。每次结束训练,几乎都没有力气走出这个地狱般的屋子。也有几次,是赵云把他扛回去的,而韩信还没到寝室就平稳的呼吸着睡在赵云背上。

当时赵云心里说不出什么感觉,但后来想了很久终于总结出内心的真实感受。

他真沉。

但是韩信这段时间并没有什么巨大的进步。久而久之,韩信的训练似乎变成了发泄。

————————

汗水浸湿了韩信的黑色背心,发梢还挂着点汗珠。露出的小麦色皮肤湿漉漉的,在灯光下反射着点点光亮。汗水顺着肌肉间的沟壑流下,地上的橡胶也被湿了一片。

韩信脱水有些严重,但是他不想休息。机械性的将拳头挥出,眼前的沙袋晃了几晃又屹立不动了。

“这样不行。”

韩信闻声回头,他竟没注意到赵云已经站在了后面。韩信朝着赵云扬了扬下巴,又用手背蹭掉顺着脸颊流下的汗水。

“一起?”

“好。”

赵云扔给他一副手套,自己拿起一个软垫举在半空。“你进攻。”

韩信也不含糊,雨点一样的拳头直接砸了上去。赵云感受着手上的振动,摇了摇头。“力度不够,是没力气了吗?”

韩信在心里默默白了他一眼,蓄力了几秒,再次将拳头奋力挥出。这一下竟逼得赵云都没站住,下意识后退了几步。

“爆发力量倒还算可以。”

————————

两个人从训练室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们双双都像是从泳池里捞出来的一样。韩信把背心脱下来拧了一把,便是“哗哗”水声。

赵云当然也没好到哪里去,汗水顺着脖颈流下来,湿透了衣服紧紧贴在身上。

“韩信,你为什么、那么拼命啊。”赵云一边撑着膝盖休息,一边抬头问韩信。

“为了进行改造啊。”韩信笑了笑,晃晃头甩掉额头上的汗水。“难道你不是吗?”

“我……”赵云还是犹豫了一下。

韩信没等赵云说什么,就笑着一把拉过来他,“行了,快走吧。”

【双枪】未来进行时 1

瞎想的脑洞,随缘写。




“这批新兵都到了吗?”

“恩。”

“依你看,有没有比较合适的人选。”

“除了他,还有一个。”

天气热的叫人心里烦躁得很,连偶尔吹过的一阵风,都夹杂着恼人的暑气。

韩信是新兵中的一个,不过与其说他是新兵,不如说他是已经经过了千万次训练和选拔才到这里的。

而这里,是这颗星球唯一研发改造人的研究所。

x研究所是专业研发,培养改造人的机构。刚刚建立两年,就已经在星际间享有盛名了。被称为“战神”的吕布,就是诞生在这个研究所里。


新兵的第一课就是——格斗。韩信在熟悉不过了。尽管正面格斗是他的短板,但是他已经克服了这个短板:韩信的出招叫人琢磨不透,甚至可以用刁钻形容,往往打得人措手不及。

可是这次的对手似乎不好对付了。韩信的每个动作都被对方一一收入眼底,并毫无差错的防御住。到他进攻时,力量之大竟叫韩信有些吃不消。

韩信也不是坐以待毙的人。他踏步向前,一手佯装进攻,右脚便先占一池,左腿已经蓄力打算进攻。可那人早料到一样,很快后退一步,躲开了韩信的进攻,转身拉住韩信的胳膊就是一个过肩摔。

韩信有一瞬间觉得胳膊快要脱臼了。相比摔倒自己的对手,韩信只扯下了人蓝色的抹额,好不狼狈。

“嘁。”韩信鼻间发出一声气音。手臂支撑着地面站起来,而对面那人神色平静,一点也没有要扶韩信一把的意思。不过恐怕他扶了韩信,韩信反而会更生气。

韩信咬了咬牙细细打量了他一边——栗色的短发,蓝色的瞳孔,眉眼间一片平静,却也不难看出几分尚未消散的戾气。

得。这梁子就算结下了。

第一天就输的这么惨,韩信是怎么也想不到的。而不知,更不幸的事情正在发生。




“……”

“……”

韩信看着眼熟的人,右眼皮跳了跳。今天和这家伙犯冲么?!而眼前的人见韩信一副吃了半斤黄连的样子,只得先开口打破沉默。

“我叫赵云。”

“……韩信。”

韩信并不想和他说话,心想怎么这么倒霉和这家伙分到一个寝室。可赵云似乎已经忘了刚才格斗的事情,若无其事开始收拾寝室。

忽的,赵云想起了什么,转向一旁生闷气的韩信。

韩信一愣。“干嘛?”

“我的抹额。”

韩信这才想到自己那是无意间扯下来的抹额还握在手里,这么长时间竟然也没有发觉。于是韩信摊开了手掌,把抹额一下子拍在赵云手心里,拍得韩信手掌都有些微微发麻。

翻了两次的车

试试微博。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42804493680042

【双枪】忘④

→短信梗。

4

赵云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家的,虽然记忆都回到了他的脑海,但是他还是在内心深处抱着一丝不切实际的幻想。他打开手机,想要给那个被他手动置顶的电话号码发送信息。却发现自己竟然在以前就写过了很多。

一个个触目惊心的红色的发送失败跳进眼帘,但他还是没有关掉,而是一个个点开仔细浏览。

3月5日 20:00 收件人:A韩信
倒过来时差了么?出差第一天注意好好休息啊。
【已发送】

3月9日 23:00 收件人:A韩信
还算顺利吧?别熬夜了,晚安。
【已发送】

3月20日 8:00 收件人:A韩信
几点的航班?我去机场接你。
【已发送】

3月20日 10:00 收件人:A韩信
听说有一架飞机失事了,航班都延误了。你什么时候才能到呢。
【已发送】

3月21日 8:00 收件人:A韩信
不可能吧……。
【发送失败】

3月2日 8:05 收件人:A韩信
给我回复啊……!
【发送失败】

3月21日 8:08 收件人:A韩信
不可能的……不可能这么巧坠机的正好是……你快回来啊……
【发送失败】

3月21日 8:15 收件人:A韩信
喂……怎么还是一声不吭……
【发送失败】

3月21日 9:08 收件人:A韩信
你总是说我木头。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重言……
【发送失败】

3月21日 10:13 收件人:A韩信
我就在这里等着。
【发送失败】

3月28日 8:29 收件人:A韩信
他们都说你走了,我不信。
【发送失败】

3月31日 2:55 收件人:A韩信
……我梦到你回来了。
【发送失败】

4月1日 9:35 收件人:A韩信
愚人节……你这个愚蠢的玩笑已经很成功了……
【发送失败】

4月28日 9:57 收件人:A韩信
今天我去超市,买了好多东西,你不回来,我一个人怎么吃得完。
【发送失败】

5月30日 19:51 收件人:A韩信
门锁坏了。……放心,原来的钥匙还能打开,门一直给你留着……随时,欢迎你回来。
【发送失败】

7月24日 4:29 收件人:A韩信
他们劝我搬出去住,可以减轻压力。……但是你回来能找到我吗?
【发送失败】

9月24日 5:20 收件人:A韩信
中秋节快乐。
【发送失败】

12月24日 6:00 收件人:A韩信
圣诞节了。我记得你去年装扮的是圣诞老人。今年会不会从烟囱里爬进来呢?
【发送失败】

2月8日 0:00 收件人:A韩信
新年快乐。
【发送失败】

3月20日 7:36 收件人:A韩信
我又去机场等了一天。同样的航班,没有你。
【发送失败】

3月29日 23:59 收件人:A韩信
我在酒吧,不用担心我。
【发送失败】

……原来……自己一直在逃避这个事实啊……不过他确实不会再回来了。赵云撕开一袋速溶咖啡倒进热水里,苦笑一声。要是一直记不起来你已经不在……该多好。勺子里印出赵云倒立的影子。可生活总要继续。

赵云把关于韩信的一切都收了起来。

他的字条,他的衣服,以及他最喜欢的零食……赵云把它们都放在一个木箱里,掏出手机犹豫了片刻,随后将信息全部删除,轻轻敲出两个字:再见。

又是红色的“发送失败”,他苦涩的勾了勾嘴角,他早该知道,那些他没有说,他来不及说的话。韩信在也听不到了。他把手机关机,一同放进木箱里。用一把陈旧的锁,锁住了过去的时光。

他一脚踏出门,留恋似的回头看了一眼,熟悉的感觉让他有一丝恍惚,不过仅仅一秒而已。下一秒,赵云两只脚都踏了出去,紧紧关上了门。

再见。

————end————

【双枪】忘③

→虽然打算重写……但是没时间……屯着吧。

3
“子龙,我回来了。”

他看到韩信就站在门口,阳光从他背后照过来,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似的……好看。赵云站起身来,几乎是跑着过去的,对面的人也已经张开了手臂,随时准备接好扑过来的人亲昵一样……

可赵云却扑了个空。

赵云头一沉,醒了过来。他将额头贴在桌子的有机玻璃上,冰凉的感觉才让他回过了神。他抬头看着电子表跳动的数字“2:00”,床上铺好的被子原封不动。赵云叹出一口气,难掩心里的失落。至于这种失落从哪里来的,他也说不清楚,但是隐隐约约总感觉……很难受。

赵云拉开窗帘,发现外面正下着小雨。淅淅沥沥的细线似的雨打在玻璃上,缓缓流下,还托着一道水痕。赵云抬头看着泼墨的夜空,视线又落下,除了远处的柳树漆黑的身影,只剩下孤独的路灯透出微弱的橘色灯光。


赵云是被恼人的手机铃声吵醒的。他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发现自己昨天竟然在窗台上趴着睡着了。迷迷糊糊听着对面貂蝉的有些抱怨声音:“子龙哥哥——我给你打了好久电话现在才打通,昨天睡完了吗?”赵云揉了揉眼睛。“嗯……抱歉。……有什么事情么?”

“嗯。”对面貂蝉的声音一下子正经了起来,沉迷了几秒。“子龙哥哥,今天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赵云一头雾水的问:“去哪里……?不过自从我出车祸以后你们都好奇怪啊,我也没有遗留什么问题啊……”貂蝉顿了顿,说:“你失忆了。”赵云虽然心里有些不满但还是放缓了语气,“我很好啊,我所有事情都记得很清楚。”

“不……你忘了一件最重要的事。”貂蝉的语气不像是开玩笑,赵云下意识楞了一下。

“什么……?”

“一会见。”貂蝉避开这个问题,抢先挂断了电话。赵云听着电话那边的盲音,心如乱麻。忘记了……什么事?他刚刚清醒过来的思绪又乱了,他想知道,却莫名其妙的开始恐惧。

——你真的愿意面对你所好奇的事物么?

他不确定,但是还是如约搭上了貂蝉的车。他看到副驾的座位上放着一束花,白色的。貂蝉发觉了赵云的视线,将花塞进赵云手里。“这是我替你准备的。”赵云拿着一束白花哭笑不得。“啊……?”

车驶到了公墓,赵云有种想往回走的感觉。每向前走一步,似乎都异常艰难,心中异常的不安就加深一层,一层一层织成密密的网将他的心笼罩起来。他手指泛白的指节捏着可怜的花茎,事实上它已经被折断了。

他有些不相信的看着碑上的字。


——韩信之墓。

开玩笑的吧……怎么可能……赵云求助似的看向旁边的貂蝉,迫切的想要她告诉他,这不是真的。但是貂蝉只是叹出一口气。眼神看向左下角避开赵云的眼睛。

原来,我记得你的一切,却忘了你已经离开的事实。

赵云心口压了一块重石一样,想哭,却又哭不出来,只觉得憋着难受想要狠狠吼出来压抑的情绪,刚张口,却又硬生生咽了下去,大大喘出一口气。这时记忆像潮水一样涌上来将他淹没。
想起来了,都想起来了。

【双枪】忘②

→其实在贴吧发过……有一些微小的调整。

2
        将家里简单收拾过后,赵云打算去超市采购一些食材,以便晚上给韩信一个惊喜。

        赵云独自推着购物车在超市里闲逛,他将一把青菜放进购物车里,停顿了一秒又将青菜放回了货架,他记得韩信不爱吃青菜。他又将几盒牛奶放进购物车里。这时他注意到货架的角落放着一袋零食。他将零食拿起来,下意识自言自语道:“我记得你好像说过很爱吃这个……”

        他习惯性的将头转到一边,身边却空无一人。他收回视线看着自己购物车里的食材。

        我是一个人来的。他这样告诉自己。然后有些扫兴的将零食扔进了购物车。

        “子龙哥哥!”赵云闻声抬头,貂蝉正在不远处笑着冲他挥手,“是小蝉啊。”赵云点头示意。话音未落貂蝉就迈着轻盈的步子小跑过来,与赵云并肩走着。“子龙哥哥这么快就出院了,身体好些了吗?”

        赵云看着比自己低半头的貂蝉,点了点头。“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貂蝉也笑着应着,絮絮叨叨的讲着她和她男友吕布的恋爱故事。赵云也耐心的听着,不时点点头笑笑。

        貂蝉低头看到赵云满满一车的食材,有些惊讶的问:“子龙哥哥,你买这么多一个人吃的完吗?”……一个人?赵云愣了一秒,随即抬手揉了揉貂蝉头顶发丝。“怎么可能是一个人,还有重言啊。只是不知道他去哪里了。今天一天都没见到他了。”

        赵云还等着貂蝉说话,但空气似乎突然安静,赵云独自走了几步,发现貂蝉并没有跟上来反而停在了原地。“怎么了?”赵云不解的看着人。貂蝉忙摆摆手解释,“没什么……。”但是她的神色却愈发沉重了。

        两人一路沉默走到超市门口,貂蝉才再次开口:“子龙哥哥,你不打算搬出去住吗?”赵云提着一个大大的塑料袋,再次陷入了一片茫然。“为什么搬出去住啊,重言还等着我回家。”貂蝉咬了咬下唇,似乎想说什么,却还是忍住了。只是不动声色的点点头,转身向另一个方向离开了。

        赵云并没有太在意貂蝉的话,他现在要回家。重言也该回去了吧?他一边想着脑海里一边浮现出韩信趴在他身上喊饿的情景。不知不觉中赵云的脚步加快了。

        推开门,周围的寂静不由得让赵云心下生疑,“重言……?”他试探性的轻声叫出恋人的名字,而回应他的是漫无边际的黑暗和寂静。赵云在黑暗中摸索到灯的开关,将灯打开。

        鞋架上的鞋整整齐齐,水杯原封不动的放在桌子上,地板上还是如他离开时那样一尘不染……种种迹象都证明——没人来过。

        赵云有些失望的将食材扔进厨房,顺手将零食的包装袋撕开,打开了电视机,至于电视机里播放着什么,他并不感兴趣。他只是需要让闷的难受的环境里多一些声音。

        难道他在忙么?或者是,韩信他到底去哪儿了?

        赵云嚼着零食,嘴里却尝到了一丝霉味,他拿起包装袋,仔细看了看印在上面的保质期。推算一下,到现在已经过期了。赵云暗自吐槽一下这家超市不负责任,一边将零食扔在了桌子上。

        晚饭也没有心情吃的赵云,径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房间里两把椅子,两张桌子,两床被子,两个枕头……所有东西都是成双成对的。赵云拉出一把椅子趴在桌子上,将脸埋在双臂之间,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冷冰冰的有机玻璃。他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

        “子龙,我回来了。”

      

【双枪】忘①

→注:其实在贴吧也有发过……


刺耳的鸣笛声和人群的喧闹声似乎渐渐平息了下来。

好疼……有点冷……。

赵云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喊他的名字,起初他还在怀疑是不是听错了,直到那个声音渐渐放大了,就近在咫尺。他才皱了皱眉头,有些艰难的睁开了双眼。

进入眼帘的是一片白色。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病床,白色的地板,和白色的病号服……明亮又突兀的白色,很快让赵云的眼睛感到疲惫,他将眼睛合起来,只留下一条缝,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醒了么?”坐在旁边的人似乎敏锐的捕捉到了刚才赵云的动作,语气中没有一点疑问的说道。“太好了……对了,赵云,你还记得我是谁么?”赵云的眼睛稍微适应了一会儿,才渐渐睁开,将焦距对在旁边人的身上。

“孔明……?”赵云笑了笑,转头又看见床边的另一个穿着粉色裙子的女生,她眼睛红肿着,呼吸还不是很均匀,似乎刚刚哭过。

赵云一向不擅长安慰女孩子。只是无奈的冲她笑笑。“小蝉你别哭了,我这不是没事吗?”被叫道的貂蝉又惊又喜,“子龙哥哥,你还记得我是谁?”赵云隐约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一旁的诸葛亮拿出一张诊断书放在桌子上慢慢解释起来:“你已经昏了好几天了。医生说你这次出车祸,身上没有什么大伤,修养几天就没事了。但是,”他顿了顿,“可能会有一部分记忆的缺失。”

还没等一头雾水的赵云反应过来这句话。貂蝉便将赵云的手拉住,哽咽着说:“不过子龙哥哥还记得我们,真的是太好了。”

寒暄过一阵后,赵云将二人送走。脑子里一片混乱,他想他需要一个人梳理一下昨天经历的事情:几天前赵云一个人去喝酒,还喝醉了,似乎很伤心,但是为什么去喝酒,为什么伤心,他怎么也想不起了,然后一辆车飞快的驶了过来……赵云低头看着自己的病号服。好了,一切都连起来了。

可他还是感觉自己忘了点什么。

赵云摸索到一旁的手机,打开通讯录,他看到了那个被他手动置顶的电话号码——“A韩信”。对了,自己出去喝酒,这几天他一定也着急坏了。赵云麻利的将手机扔在病床上,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虽然医生也很不放心赵云刚醒就要办出院手续。但是还是拗不过他的性子,只是嘱咐赵云说:如果有什么状况的话,记得来复诊。

赵云哪里还在意这些。他只觉得全身上下都灵活了起来,恨不得一口气跑回家里。诶……?明明平时朝夕相处,现在想起来能见到韩信,还是有些心跳加快的感觉。一种莫名的久违感在赵云心底蔓延开来。

医院本来就离家不远,赵云也很快到了家门口,摸出来口袋的钥匙插进锁孔里转了几圈,轻车熟路的把门推开。

静悄悄的环境让他有些吃惊,没有期望中的的恋人和拥抱,心中不免有些小小的失落。韩信去哪了?赵云正想倒一杯水解渴,却发现桌子上已经积了一层薄薄的灰尘。赵云又想起之前他和韩信一起做家务时候,两人都像打过仗一样狼狈的样子。嘴角不由得勾了上去。

赵云拿起抹布将桌子上的灰尘都擦干净后。发现杯子下面似乎压着什么,赵云拿起杯子,发现了一个白色的纸条。上面的字迹他只消看一眼,就知道一定是韩信所写的。

“记得吃饭。”他将边角有些蜷曲泛黄的纸条来来回回拿在手里看了几遍,只有这四个字,碳素笔的字迹似乎有些模糊了。不过赵云并不在意这些,他只觉得心中有些许暖意流过,毕竟有人牵挂的感觉,也挺好的。